【修伞】上缴的税名为温柔

#一见钟情梗

#温吞文艺,内含温柔到ooc的叶不修

#果真寒假懒癌。就是想试试矫情!



0.

一见钟情是什么感觉。
看到那个人时,才发觉原来要征服的全世界那么小,就那么一个人,一方地。


1.

苏沐秋将笨重的纸箱放在约腰高的桌上,站直身子换着手敲打酸疼的肩膀,哈一口气,今年的冬天特别冷,哈出的气变成一团白雾在鼻尖打转,最后慢慢变淡消失。

意识到人群拥挤过来,苏沐秋调整姿态,收起疲惫的模样,换上一脸笑容可掬,眼底的温暖笑意和恰到好处的礼貌倒是在冰凉的室内添了阳光味。他分发着3D眼镜,看或三或两的友人或情侣互相依靠笑语交谈,进入影院。

苏沐秋的班排到午夜,就是这场浪漫的纯爱剧,原谅苏沐秋一直兢兢业业,到现在也不知道电影的名字,直到电影开演半小时后,抬眼看荧白的屏幕上恰好高富帅男主深情地告白,“All I can say is,it was enchanting to meet you.”肉麻地打了个哆嗦,苏沐秋尽量放低存在感,偷摸着走上最后一排,中途对小情侣黏腻的亲吻目不斜视。

他之前有看过座位,最后排只有一个人,侧边的位置有空,正好可以休息下,等着待会回家。苏沐秋擦了擦眼角被困意逼出的泪滴,不由自主地再次深打了哈欠,摸着位置坐下,在温和的音乐声中垂着脑袋睡觉。

肩上砸下一个毛茸茸的脑袋,叶修从方才就看人偷摸着坐到旁边,黑暗里看不清脸,但是黑影小动作多多,翘起的发梢分外可爱,饶有兴致地观察了很久,一直想摸摸看上去就手感极佳的头发,没想到这就送上门来了。

叶修微调身子,让苏沐秋的脑袋正好陷在肩窝里,睡熟的人轻声哼唧,不知道为什么,叶修愉快的脑补起模糊的人脸抽抽鼻子撒娇的模样。叶修抬起空闲的手,大掌隔空盖了下苏沐秋垂着的脸,温热的呼吸喷洒在极近的掌心,叶修脸的热度也慢慢上升,暗恼了声影院的空调过高,撒气又掩盖似地一把摸上柔顺的发梢,放轻动作,悄悄将人揉成一团鸡窝头,嘴角的弧度越拉越大,忍不住笑出声来,被熟人看见保不准以为末日降临。

蹂躏够了睡觉的毛茸脑袋,叶修放下手时不经意擦过苏沐秋的胸口,被冰凉的胸牌刺地一哆嗦,脑子里瞬间划过道亮光,望着苏沐秋的眼变的越发深奥,底下铺着层浅浅的喜悦,修长的手指蹭上胸牌,温热的指尖渐渐被冰冷同化,但是心脏却跳动地快速有力,一点点跟着手指在脑海里浮着笔画,模糊的名字,最后清明集中的神经被上头喷洒下的呼吸绕地一团乱,叶修放弃般的抽回了手。

家里影院的员工倒是会偷懒。

电影结束前十分钟,叶修正琢磨着该不该叫醒肩膀上的人,没料到那人的生理时钟这么准,居然迷迷糊糊的揉着眼起来,吓得本来就酸麻的叶修僵着身子,满脑子被“该说什么?责备还是大度点打哈哈,毕竟是陌生人,多不好意思。”之类刷屏。可是苏沐秋连头都没往旁边转,似乎没清醒,嘀咕了声“硬邦邦的”就直接原路偷摸着回自己的工作岗位。叶修一脸遭遇拔diao无情的受伤脸。


2.

第一名奖学金眼看着就是煮熟的鸭子,偏生出个楞头小子给啃走了。苏沐秋恨恨地抱着书包,牙齿咬的咯吱咯吱响,只觉得一股闷气堵在胸间,车窗外蒙着白茫茫雪块的屋檐草坪缓缓掠过,苏少年百无聊赖地哈气在窗上,冻得僵直通红的手指头画着恶狠狠的骷髅。

叶修揣着好心情上公交,一眼就看到最后排靠窗的少年脑袋颠着颠着一直撞自己书包的模样,心里一动,莫名其妙地又是一通舒爽,径直迈着大步子就坐在少年身边,支着下巴兴趣盎然。

少年颠簸间还是能看出端正清秀的五官,额头上隐约能看见自己磕出来的红痕,睡相很不安稳,耳垂也被冻的跟抹了胭脂似的。本着助人为乐的良善美德,叶修慷慨的借出了肩膀,顺手帮忙把书包扶稳。

当熟悉的重量压上的瞬时,叶修对自己明显奇怪的行为有了种豁然开朗的心境,就像等了许久的人终于出现,然后是满满的接二连三,或凑巧或安排,为着共同的未来谱五彩的斑斓。再次揉乱明显舒服多而抽抽鼻子的少年黑色短发,柔顺的触感比上次乌漆麻黑夜里更加生动,完全不知道变成鸡窝的少年睡颜安稳可爱,旁边的叶修眼底温柔腻人。

“这可是第二次借你肩膀了。”

叶修抿嘴笑,小心挪开抵到自己的书包,结果一张薄薄的纸从书包和少年的夹缝里掉了出来。叶修捡了纸,乍一看就忍不住笑弯了眼。同校同专业,可巧?照纸上第一名那叶修二字旁血红的叉叉还有一层层骷髅山,肩上的少年估计恨惨了他,但是用这种幼稚的小动作又说不出的可爱。翻过纸还有几乎占据半面纸的手写叶修,蹭着潦草的字迹,脑海里浮现少年咬牙切齿一遍遍写着名字,气的跺脚甩头,叶修心口像拉了个风箱,呼呼地往里吹着热气,烫的血液都翻腾起来。

——你在我不知道的地方念着我的名字烦恼,我在你看不到的地方想着你的模样恋爱。

指尖点上苏沐秋红红的额头,叶修慢慢勾起指头轻轻的敲了一下,看那片红色被打散又变回淤红。苏沐秋像是感觉到,抬手捉了下叶修的手指。冰凉的手绕住指尖时,叶修禁不住打颤,脸上立刻烧了起来,还没细品呢,苏沐秋就把手放下了,继续睡的无辜,反倒叶修涌上点失落感。

——要不再抓一会。

在叶修下车前一直琢磨着把手指伸进苏沐秋虚握的拳头可能性多大。可惜向来胆大嘲讽力全开的叶不羞在初恋面前不敢行动。到最后也只轻轻摆正少年姿势,低声说了句,“下次见面就要告诉我名字啊。”


3.

“爸,晚上打工的今天怎么没来?”

“谁?”

“就跟我一样年龄,眼睛大大,头发卷卷,就跟刚晒过的棉被看起来超舒服的男孩。”

“......”接收了下巨大的信息量,一脸我儿子也能讲这么多正常词语的叶爸爸拉住叶修正挥舞着试图再次形容的手,苦口婆心道,“你说小苏啊?那可是个好孩子,你别欺负人家。”

“小苏?”

“对呀,苏沐秋。他今天请病假。唉...混小子你去哪儿?”叶爸爸傻愣愣的看着叶修准备夺门而出的举动,无奈了下,心想寻仇也得找对地方,这气势汹汹的到时候打了人家小哥,得陪多少钱,“c街上的小诊所打点滴,你看在生病的份上动静小点。”

苏沐秋。
分外好听的名字,念着时会不自主的带上温柔的弧度。在街道里左串右串,多年宅男的叶修身体虽不瘦弱但还是喘得大口粗气。心扑通扑通地快要蹦出喉咙,嗓子干涩地就只能用口型描着苏沐秋的名字。

搭在门上咳得直不起腰,跑得过及导致眼角都逼出泪滴,苏沐秋一脸什么情况的惊讶脸看外形俊朗的少年咳地面目苍白,摇摇欲坠。顾及到自己正吊着盐水瓶,苏沐秋打算找个护士来看看,这人看起来病的不轻啊?

对着镜子跟傻瓜似的模拟了千百次,终归还是弄的一身狼狈。叶修无力地默默吐槽,制止了苏沐秋按下警铃的举动,恢复原状的少年俊逸挺拔,目光犀利却莫名有股子温柔,绕在苏沐秋周身。

苏沐秋直觉略熟悉,但又想不出来,于是摆出了平日里阳光灿烂的笑脸,“我是苏沐秋。你...来找我的?”

“影院照例员工慰问。”
叶修睁眼说瞎话,苏沐秋眼珠在叶修空荡荡的双手上转了一圈,表示怀疑,而后忽然想到什么似的猛然抬头,眼睛亮闪闪地盯着叶修能放钱包的口袋。

叶修尴尬的笑笑,他口袋里只有张账号卡,不过苏沐秋这贪财鬼的精明模样意外的不惹人厌,相反可爱到爆,眼睛里的星星和金币带着特效音落了一地。

“等你结束,去打游戏吗?”挠挠头,叶修表示他估计上辈子欠了苏沐秋许多,第一次抓住员工偷懒,第二次抓住他背后搞小动作,还连送两次肩膀,明明都是他占着理,心脏如叶修,却还倒赶着上来亲近苏沐秋。果真先爱的人只好先宠。

“哎!会荣耀吗?我一直打这个。”苏沐秋顿时觉得没带慰问品的叶修顺眼好多。

所以结局就是两人在苏沐秋病人取完药后直接拐去了隔壁网吧,兴奋的拿账号卡加载,苏沐秋原本洋洋得意认定叶修是新手,结果往旁边一看,顿时举起键盘往叶修脑袋砸。

——一叶之秋!
这名字可熟。前几天连抢了他几个boss,怒及单邀pk,结果输多胜少,气的苏沐秋睡不好觉,眼睛红通通的被妹妹鄙夷是肾虚的兔子。

——秋木苏。
这名字够懒。早知道这样,当时下手就轻点了,看苏沐秋冒火的炸毛样,叶修无奈又好笑。

“来战!”

缠斗许久后一叶之秋屏上大大的荣耀,苏沐秋嗷呜一声怒埋头,气的不住跺腿,叶修看的嘴角憋不住笑,大手呼噜上清醒的苏沐秋头顶,一阵蹂躏,满意的看第三次苏鸡窝。

“再来!”苏沐秋深呼吸,抬头看叶修的眼神坚定热切,又有心心相惜的敬佩,“对了,一直忘记问,你叫什么额...”

“苏沐秋,要记住啊,我是叶修。”

——叶修。抢了他一等奖学金的转校生。
忽然站起身,苏沐秋下面的转椅一下子滑了出去,在地面上磨出尖锐的噪音,同时也让叶修颤地抖出一身鸡皮疙瘩,他忘记,即使声音多么低沉诱惑,态度多么真诚善意,他的名字在苏沐秋那里还是拉足了仇恨值的,公交车上的骷髅山印象深刻。

“叶修!来战!!”
“好~”

一辈子来战也没问题。
无论是荣耀女神,还是温软大床。

——祝从开头就自毁形象,明明一步步小心翼翼用温柔圈住苏沐秋,却莫名其妙拉满仇恨值的叶修初恋成功。

评论(4)
热度(112)

© 蜜糖豆沙包 | Powered by LOFTER